第八章脱出裂魄(30/105)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0-06-03 19:10

  小心地靠近‘水魄’,易天阔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像这种危险莫名的东西,若是稍不留神结果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用飞剑试探地拨弄地上的‘水魄’,就像拨弄一块石头般,后者依旧文丝不动。“还挺结实……”易天阔运转真元输入飞剑中,意念微动间,半蝶直射向‘水魄’……又是一阵金属撞击声响起,结果不出他意料,‘水魄’硬是连毛都没掉一根,同时竟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击。啧啧……这玩意的本体是银针,现在结合了那奇怪的雾气,坚硬程度更甚之前,想要破坏它只有靠炎栖的超强消化力了!“古……”大概是休息够了,炎栖甩甩头从地上爬起,一身碧绿的绒毛在强烈的冲击下变得凌乱不堪,除了外表有些狼狈,身体上倒是没有受多大的伤。“想吃人家也要看人家同不同意啊!”笑着打趣道,易天阔注意到‘水魄’在炎栖靠近时突然闪过了一道细微的亮光……被当作食物,任谁都无法忍受吧!这样也不是办法,只要‘水魄’还在,阵法便永远破不了。“炎栖过来……”他招招手。听话地靠了过来,炎栖发出低沉的鸣叫,并撒娇似的用小爪子扒着他的手掌。吃不到‘水魄’对他的打击不小,作为神兽被轻易地轰飞更是它不能忍受的事。“放心,这东西只有你能消化,不给你给谁。”笑着安慰它,易天阔心里有了打算,“我想办法将它困住,你呢就找机会吞了它,明白吗?”他发现这个‘水魄’是不打不动,而且攻击也是近身的,似乎只要不碰它就一点危险也没有。嘿嘿……他正好知道一个叫做‘封禁’的禁锢手诀,用在它身上应该也会合适才对!“准备好了!”他招呼着炎栖,双手一合,结出一个怪异的手势,这就是福花教他的仙界法诀中的一种,专用于禁锢和封印,就是不知道用在‘水魄’这种结晶体上是否效果依旧了!随着手中结印的打出,易天阔心中一紧预测推荐,暗暗祈祷一定得打中预测推荐,可事与愿违……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水魄’竟突然间飞上了半空预测推荐,险险地躲过了向它罩去的禁锢光网。不会吧?这么神!?目瞪口呆地松开手,易天阔感觉到这东西好象有生命一般,想要困住它竟比意想中还要难。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微笑着看向炎栖神兽,作为诱饵它自然是再适合不过,‘水魄’再巨大的攻击也只是给它挠痒痒罢了。抱起炎栖,低声说了句对不起,易天阔扬手一丢,炎栖便笔直地飞向了半空中的‘水魄’。好!就是这样!在炎栖撞向‘水魄’的一刹那,易天阔一个闪身到了‘水魄’的后方,再次合掌结出手诀打出‘封禁’……因为要攻击炎栖,‘水魄’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易天阔,在炎栖被炸飞之后它也跟着被禁锢光网罩住,‘啪’地一声从空中掉了下来。“太棒了!”大呼之后易天阔赶忙上前抱起炎栖,这回‘水魄’的攻击好象比前一次严重的多,炎栖一身碧绿的绒毛起码黑了一半,虽说外表看起来颇为狼狈,但身上并没有半点伤口,这自然说明了神兽是多么的强悍。“古古!”愤怒地叫着,炎栖张着大嘴报复性地含住他的一只拳头。“哇呀!痛!”易天阔吃痛地低呼出声,任由它咬着自己的手,虽说是咬但炎栖并没有用力,即使在愤怒中它还是明白轻重的,这也就是神兽于野兽的区别了!“喂……再不快点它就要挣脱出来了!”指指一边的‘水魄’,易天阔笑着讨饶说道。此时,被禁锢住的‘水魄’显得十分焦躁不安,在地上不停地跳动着想挣脱出来,原先的安静也一扫而空。‘水魄’的表面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荧光,那是禁锢结界的光芒,一道剧烈地爆炸声响起,荧光随之扩大了一圈,但随即又缩了回去,虽然没有被破坏但荧光的颜色明显变得更淡了,看来维持仙界法诀所需的法力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修真者可以承受的!听了他的话,炎栖立即松开嘴,一个闪身来到‘水魄’的跟前,在它心里美食的诱惑自然是大于对易天阔的愤怒。眯起小小的眼睛,炎栖大嘴一咧,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似乎是在嘲笑它的狼狈下场。伸出爪, 内蒙古11选5彩票网小心地碰了碰‘水魄’, 内蒙古11选5彩票平台没有反应, 内蒙古11选5中奖查询炎栖立即兴奋的低叫一声,扑向了毫无抵抗力的‘水魄’结晶。只是一口,炎栖吞下了整根‘水魄’,百十米长的东西就这么进入了它的肚子。只见炎栖的肚皮在瞬间涨大,胸口的蓝色浮印也随之变深,如同一颗璀璨的蓝宝石般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夺目,迷人!可能是在挣扎,炎栖涨大的肚子始终没有消下去,还不时的发出阵阵闷响,像是‘水魄’在它肚子里面爆炸的声音。而就在炎栖吞下‘水魄’的那一刹那,旋涡竟停了下来,利刃般的微风也跟着消失不见,所有的危机就在这一瞬间被彻底解除。此时身在旋涡外的张东显见旋涡停下,身边巨大的吸力也消失无踪,不禁大大地喘了口气,双脚一软瘫在了地上。真是恐怖!易天阔摇摇头,不管是‘水魄’还是炎栖,修真界里有太多太多神奇的事物,并且都是科学所无法解释的,现在他碰见的仅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以后遇到的……或许会更多!过了好一会,那种闷闷的爆炸声才停止,炎栖的肚皮看上去也稍稍扁了些,‘水魄’似乎已经被炎栖的强大消化力打败了。“最后还是靠了你啊!”精神一放松,易天阔突然觉得全身酸痛,再也支持不住坐了下来。闭紧了嘴巴,炎栖一声不吭地望着他,见他坐下便一个挪移闪进了他的怀里,舒服地躺在他的膝头打起了盹,样子是想让‘水魄’在自己的肚子里被慢慢的消化掉。此刻前线无战事,易天阔总算有时间喘口气,随手抚摩着炎栖,一边观察起四周的环境。在炎栖吞掉‘水魄’之后,白雾便悄然散了开去,预测推荐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巨大的旋涡之中,只是没有了危险的风刃和高速的眩晕,这旋涡也只相当于一个比较宽大的白色空间罢了,现在待在里面他可是自在的很。“也不知道你的肚子是什么做的,这么大根东西也吃的下。”低头看着炎栖,易天阔笑得颇开心,能破了这‘水之裂魄阵’全是炎栖的功劳,神兽的确不亏为神兽哪!眼帘掀开一条细缝,炎栖咕哝一声又闭起了眼。“呵呵……还要多久?东显在外面可等不及哩!”看样子非得把‘水魄’消化了这阵法才能彻底解开,也不知道还要多久哪。盘坐在旋涡外,张东显抓住这难得的安全时机赶紧恢复起功力,谁知道它会不会又动起来,若是再来那么一回,就凭他这点修为恐怕是撑不住了。不知过了多久,当张东显再次睁开眼时真元以恢复了大半,那旋涡也没再有什么动静,看来大哥已经找到那个‘水魄’了,只是为何还不见这阵法消失,一切就像是被定格了一般,看在他的眼里自是满腹疑虑。就在此时,旋涡突然一震,地面也随之抖了一抖,张东显心里同时跟着绷紧。怎么了?张东显紧张地盯着旋涡,生怕有什么变数。可等了半天,旋涡也只是先前震了那么一下便没了下文,还是停在那里一动不动。考虑一下,他放出散弥罩护住全身,慢慢地靠近这颗危险的不定时炸弹。“哈哈……终于出来啦!”一道男音突然从旋涡里传出,接着像开了口般,旋涡上出现了一个高约两米的裂缝,紧跟着从里面钻出了一个张东显熟悉万分的人影。“大哥!”两眼放光,张东显一见此人立即而话不说大呼着冲了上去。抱着炎栖,易天阔咧着笑站在那儿,依旧是那么的优雅轻松,看得张东显很是佩服,嘿嘿……不亏是他张东显的大哥,轻轻松松就破了这么个大阵,连头发都没乱,厉害!厉害!可张东显又怎么知道破掉阵法完全是炎栖的功劳,他这个大哥还差点完蛋了,这事易天阔可是不会跟他说的,太丢人!“找到‘水魄’了?”上下打量着易天阔,张东显一脸兴奋地问道。“恩,找到了,不过现在‘水魄’还在它的肚子里。”易天阔笑笑指着炎栖。“肚子?”不解地望向炎栖,同时也看见它微涨的肚皮,“你把‘水魄’吃了?!”不是吧,那东西能吃?啧啧嘴巴,算是回答了他的话,炎栖心满意足地用前爪摸摸肚皮,舒服地只差没打个饱嗝。“‘水魄’是结晶体,看样子像是某种东西和气体的结合体,其坚硬程度连飞剑也拿它没辙,加上炎栖又对它垂延三尺,最后就进了它的肚子了。”易天阔代替炎栖回答,并将始末一一道来。“依炎栖的超强消化力,大概不用多久我们就能出去了,到时再找那个该死的毛球算帐!”易天阔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狠狠的低咒着。“哼哼!看我到时不撕了它才怪!”张东显同样对那个黄色绒球恨之入骨,一张俊脸被气得涨红成一片,若是那绒球被他们逮到,大概是逃不了被分尸的命运了。“还有一点……”愤怒的情绪慢满平复,易天阔沉思许久才开口道:“主事人让我们来圣湖,他究竟知不知道这里有个杀阵?还是他知道却……”让他们来送死?!这句话他没说出来,不过相信张东显也听得出话中的意思,他毕竟是奉天的人,在这种事上多少还是避讳点的好。“不会的!”想也不想,张东显冷着脸大吼出声,“主事人不是这种人,他一定不知道这里有个杀阵,这完全是那个黄毛球搞的鬼!和主事人无关!”在他的心里主事人虽然严厉却不是一个阴险的小人,像这种陷门人于危难的事他是不会做的。虽然易天阔也意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却还是被他的激动吓了一跳,张东显即使差点丢了性命也笃定这件事和桑莫道无关,奉天有这样的门人也难怪会强盛如此了。“我的确是在怀疑他,不过也只是怀疑罢了,你先别这么激动,等见到那个叫水莒的人,一切事情自然就大白了。”易天阔沉声说道,也不管张东显听了这话会怎么想,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如果此事真的与主事人无关那是最好,若是相反……面对他的坦言张东显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这事的确很古怪,也的确是主事人叫他们来的,碰上这么个杀阵更是与主事人脱不了关系,可他怎么也不相信主事人会陷他们于危难之中,一定是那个叫什么水莒的人搞的鬼,等找到他非得要好好地问个清楚不可!“古古……”就在两人各怀心事时,炎栖叫了起来,并从易天阔的手中跳下,敏捷地飞到了旋涡的正上方。“怎么……”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哗’地一声旋涡竟从中心处裂为四瓣,巨大的水瓣齐齐地向四个方向倒了开去,其中一瓣正巧直接打在了张东显和易天阔的身上,两人在受到重创之于更是彻底地被淹了个严严实实。水!水!水!偌大的空间被旋涡破裂时倒出的水所淹没,两人像掉进了无尽的海洋之中,被透明的液体重重包围住,任凭他们如何挣扎划动也无法前进一步,想放出飞剑却连手也抬不起来,水里面好象带着莫名的吸力,将他们整个人拉向了水底更深处……“炎栖……咕……”只来得及叫出这么两个字,易天阔便被拉进了水中,紧接着张东显也跟着沉了下去。见他们不见了,炎栖抖了抖身上的绒毛,‘古古’叫着也一个冲扎进了水中,跟随主人而去。下沉,下沉,不停地下沉……只是这次没有了任何压力,而且呼吸也很顺畅。“怎么回事?”张东显传音问道。“可能是阵法破了吧,真是的……你这家伙!也不通知一声!”睁大了眼,易天阔看着随之而来的炎栖埋怨道。无辜地叫了声,炎栖歪了脑袋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这也不能怪它啊,它有叫了注意只是他们听不懂而已!

  英超曼城俱乐部预计将给热苏斯提供一份新合同,以避免尤文图斯的挖角。

,,黑龙江11选5投注


Powered by 吉林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