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水魄结晶(29/105)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0-06-03 23:02

   也不知道炎栖的眼睛是怎么长的,在易天阔看来四周明明是白茫茫一片,它偏偏可以毫不费力的从中找到隐藏着的路,这样看来炎栖的一双眯眯眼的确是比他的有用多了!“你确定是这里?”大约不到五分钟,炎栖便低叫了一声领头撞进了一团白雾中,然后在里面不停地叫着要易天阔也进去。“古古……古……”见他不相信自己的话,炎栖叫的更大声了,低沉的声音中隐约还透着一丝淡淡的气愤。“好……好好……我知道了,马上就进去行了吧!”对于炎栖的不悦他选择投降,若是气跑了它自己可就真的要完蛋了!望着眼前并无异处的雾团,易天阔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纳闷,实在无法相信水之裂魄阵的核心——‘水魄’会在这么一个……显眼的地方!仔细数数,在这个旋涡形成的水球中,和它一模一样的白色雾团就有不下几百个,如果水魄真的在里面的话,那炎栖可就真的神了!深深地吸了口气,易天阔一个纵身扎进了雾团,瞬间,扑面而来的雾气将他团团地包围了起来。“又是什么东西?”他暗暗在心里低咒着,并挥动着双手将这些讨厌的白气驱散。‘咚’,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厚厚的雾团被瞬间穿透,巨响过后,一个狼狈的人影出现在炎栖的眼前。“古!古古!”茫然地看着趴在地上的易天阔,炎栖歪着可爱的小脑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别告诉我你是在嘲笑我!”呸呸两声吐出满肚子的废气,易天阔爬坐起身,口气很是不好。“古古!”也不知道它在说什么,易天阔干脆充耳不闻。“‘水魄’在哪?”这才是最关键的,时间不多了,张东显大概也撑不了多久,必须快点找到那该死的‘水魄’才行!颇通灵性的炎栖低叫着转身,让出了身后的东西。“这……是‘水魄’?!”瞪大了眼,易天阔差点没叫出声来。苦苦找寻了许久的‘水魄’居然……居然就是……一根针!?什么跟什么啊这是?诧异地看着一根银光闪闪的绣花针安静地插在白色的雾地之上,并被一圈诡异的雾气环绕着,隐隐浮现出一股冰冷的煞气……真的,就只是一根绣花针,拿来缝衣服都行!就这么一根细针会是‘水之裂魄阵’的核心?易天阔此时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怪异走势图分析,一根小小的绣花针居然能把他们搞得如此狼狈走势图分析,是该说那个魔人天才还是该怪他们自己太没用?!“古古古!古……”炎栖的叫声又起走势图分析,像是在提醒他快点动手。“我知道……”唤出半蝶,易天阔二话不说便向那跟绣花针砍去……乒乒乓乓一阵火花闪过,半蝶又飞回了他的手中,待雾气散去,一根完好无损的绣花针再度出现在他们眼前,连点渣子都没掉!“不会吧!”惊讶地瞪着半蝶飞剑,再看看地上的绣花针……看来他说错了,这根看起来普通的绣花针一点也不普通,至少它要比自己的半蝶飞剑硬多了!“古!”听见炎栖的叫声,易天阔看向它,疑惑的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弄破这根该死的针?”“古古!古……”摇头晃脑地叫着,炎栖的样子颇为得意,一双小眼睛也睁得比平时大的多。“知道你厉害,快点动手吧!”无奈地拍拍它毛茸茸的脑袋,易天阔总算明白它的伟大了,若能破掉这鬼阵法,最大的功臣便是炎栖!“古!古……”炎栖悠哉地走到银针前,用后腿坐着,直起了身子,然后……头一伸,‘啊呜’一口‘吞’下了那根连飞剑都斩不断的银针。直到此刻易天阔才看清了炎栖的脸,先前是他看走眼了……它不是没有嘴巴,而是太大了,从脸颊下方的一边延伸到了另一边,整个形状就是一条细缝,若不仔细看是完全发觉不了的。只是嘴巴大归大,就这么吞下一根针难道就不怕卡了喉咙?“你把针吃了?!”易天阔盯着它的喉咙小心地问着。回答他的是炎栖的一阵清脆叫声,呵呵……看来吞了银针后它连叫声都好听了不少!“这样就行了?”感觉上没什么变化啊!“古古!”炎栖叫着,前爪在原本插银针的地方扒了扒,之后抬起头眯着小眼睛看着他。好奇地凑上前,看着它扒开的地方,“什么东西?”被炎栖扒开的地方露了出来, 内蒙古11选5投注技巧是原来插着银针的小洞,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一丝淡淡的雾气从那里冒了出来, 内蒙古11选5彩票网向上飘着, 内蒙古11选5彩票平台缓缓扩散开来。“刚刚针上的雾气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易天阔头也不回地问着炎栖,知道它可以听得懂,只是说不出话罢了,有些事多少还是能够沟通的。低叫着,炎栖回答了他的问题,并用爪子拍拍那个小洞。略微思索一会,易天阔突然灵光一闪,惊叫道:“难道这下面的东西才是‘水魄’?”“古古古!”他的话引起了炎栖的强烈反应,一身碧绿的绒毛激动得竖了起来,似乎这个小洞的下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那根针大概是用来堵住这个洞的吧,不过你把它吞了,呵呵……说真的,你的嘴巴可不是普通的大呢!”他开着玩笑,一边用飞剑挖着小小的雾洞。乖巧地坐在一边看他努力地挖着小洞,炎栖的小眼睛里竟透着一股强烈的渴望。“这洞好象很深……至少有几百米,‘水魄’也挺会藏的了!”挖了半天也不见什么东西,易天阔干脆收起飞剑,准备用真元力试试。“你让开一些……”他运转起真元力,右手一扬,再度落下时手心已经泛着微微红光,凝聚着射向了那针眼大的小洞。‘轰’地一声,莫名的白烟飘起,遮盖了易天阔的双眼,刺鼻的气味更是引起了他的一阵猛咳。不久,白烟便自动散去,碗大的洞口露了出来。“找到了!”易天阔的语气里有说不出的激动,炎栖也是一样的兴奋不已,直立起身子眼巴巴地盯着洞口,只差没流下一滩晶莹的口水。“这下面有什么啊?看你兴奋的……”啧啧地笑着炎栖,易天阔远远凑上一只眼瞄着洞里,可惜却失望了,洞里白茫茫的还是看不见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古!古……”看不惯他的笨手笨脚,走势图分析炎栖干脆跳上前,灵活的用爪子拨开他的手,自己蹲坐在了洞的上面。也?!这么嚣张?!易天阔瞪直了眼,现在的宠物好象都比主人大牌哩,眼前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嘛!只见炎栖两只小爪子一拨,那雾洞便跟着向下塌几分,不久便见了底,只是依旧没有那‘水魄’的影子。淡淡一笑,易天阔道:“那‘水魄’不会是逃跑了吧?你吓到它了。”用小眼睛瞥了他一眼,炎栖也不理会他的嘲笑,只是一个劲地扒着空无一物的雾洞,像是断定了‘水魄’就在这洞的下面。“洞里根本就没有东西,你到底在找什么啊?”易天阔有些不耐地说道,顺势坐在了地上看它工作。这次炎栖可没有再抬头,连眼神都懒得送他一个,摆明了当他不存在。时间就在易天阔无聊的自说自话中流逝,终于,炎栖抬起了小小的毛脑袋,用眼白的地方瞟向他。退开身子,它低声叫着,并用前爪耙地招呼着他上前去。“找到了?”易天阔问道,同时俯身上前仔细观察着幽深的雾洞。“古!”炎栖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兴奋,易天阔知道它一定是发现什么了,而且那东西的吸引力委实不小,连神兽都会为之疯狂,他可一定要好好的瞧一瞧才行!雾洞已经被扒得很深了,但里面依然是空洞洞的什么也没有,唯一不同的只是冒出的雾气比刚刚浓了那么一点点。看来‘水魄’的秘密还是要炎栖才能解开呢,自动让出地方,准备让炎栖大显身手。虽然很无奈,不过炎栖的确是比他有本事,偶尔让它得意一下也是可以接受的啦。只见炎栖慢慢跺到洞前,将胸口的蓝色浮印对准洞的中央,然后……一道银白色的流光随之坠下,宛如九天银河般缓缓的落入了细窄的雾洞之中。什么玩意?好像是液体嘛,没想到炎栖胸前的浮印还有储水功能,这下可算是大开眼界了!银色液体落入雾洞后响起了清脆的滴答声,就如同泉水滴落在岩石上荡起的音符,悦耳无比。睁大了眼,易天阔隐约知道‘水魄’就要出现了,这也是唯一可以破掉阵法的机会。果然,当最后一滴银液落入洞中,炎栖眼里的渴望光芒更盛了,动作也开始略显得有些急噪。此时,深达几百米的雾洞已经被银色的液体填满,直到现在易天阔才发现那银色的液体和绣花针的颜色颇为相似,说不定这就是银针在炎栖的体内融合后产生的液体哩。寂静……易天阔屏住了呼吸,注视着眼前的雾洞,也许下一秒就会从里面钻出个什么东西来也说不定。“古!”随着炎栖的一声鸣叫,洞中竟由下而上透出了一道银色的光芒,和液体的银色不同,这道光的颜色似乎更接近于黑色,眨眼间,黑色银光竟冻结了洞中的液体,整个过程只花了不到五秒钟,比冰箱的结冻速度快了不止千倍。“来了!”易天阔紧张地盯着洞口,他倒是要看看那个差点害死自己的‘水魄’究竟长的什么样。“古古古!”欢快地叫着,炎栖使劲瞪着眼睛,敏锐地感觉到洞口出现了变化。结冻的液体在一人一兽的注目下缓缓升起,与洞穴脱离开来,浮到了半空中,就这么飘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有些诧异,易天阔被动地愣在一旁,相反炎栖就急噪的多,恨不得立刻就扑上去咬上一口。没想到一根银针也能变成这么大个儿,虽然还是原本的粗细,不过个子就整整高了百十米,嘿嘿!炎栖的体内是不是藏着化肥啊?!“它是‘水魄’?你要吃的就是这东西?”他问着炎栖。轻声叫着,它走到易天阔的跟前,伸出一只小爪子够着他的手臂,似乎在哀求什么。知道它的意思,他乐笑出声,道:“这是你找到的,自然是由你处理了。”见他答应,炎栖欢快地直起身,用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手上拱了拱,之后便一跃窜到了银色液体的下方,这次它是真的流出口水了,看来‘水魄’对它的吸引力非同一般啊!在一边看着,易天阔完全感觉不到悬浮在半空中的‘水魄’有任何杀气,做为一个大杀阵的核心这是不正常的。可炎栖明显没有在意这点,此刻它满脑子就只有思考如何吃这‘水魄’才能更‘超值’,毕竟对于神兽来说,‘水魄’这种集煞气和灵气于一体的结晶可是最难得的上好补品,只要一点点就能够增长它们不少的功力,现在有这么一大块摆在它的面前,流点口水自然也是正常的了!慢悠悠地围绕着‘水魄’打着圈,炎栖表现出来的样子似乎并不着急,不过在易天阔看来它嘴边的白色液体已经彻底出卖了它,嘿嘿……神兽也学人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还真长见识了今天!果然……在绕了第三圈后,炎栖的眼神一变,利爪在瞬间伸出,闪电般的扑向了空中的银色‘水魄’,大口一张便死命咬住了它,狠狠地将它从空中硬扯了下来。用双爪紧紧地压住‘水魄’,炎栖刚要低头开动,‘轰’地一声,从‘水魄’上爆出的巨大能量瞬间将他炸飞了出去,贪吃的结果是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就知道会这样!易天阔扬手唤出半蝶,警戒地注视着‘水魄’的一举一动,可后者却在轰飞炎栖之后便沉寂了下来,保持最后的姿势,静静的躺在地上没了任何动静!

,,云南快乐十分


Powered by 吉林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